痛苦的人没有悲伤的权利,只有真正死去的人才渴望重新来一回。超越,不是摆脱,而只是一种重整。无论你在这个过程里获得了什么、眷恋着什么、还牵扯着什么,你都已经与之断绝。如果我们不曾超越,那只是一段完整的无谓苟且,无意义地生,无价值地死。

猜你喜欢

正在提交, 请稍候...
javascript:;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